小說搜索 搜索內容: 熱門搜索: 一念永恒 劍來 魔葬九天 萬界天尊 都市醫圣 我的女朋友們 醫等狂兵
當前位置:書館中文網 > 深漂的光芒人生TXT下載 > 深漂的光芒人生目錄 > 第一百七十九章:周全的主意
深漂的光芒人生 第一百七十九章:周全的主意
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

    從醫院里走了出來,二人鉆進了轎車。

    轎車在公路上奔馳著,深圳道路兩旁的綠植十分茂盛,坐在副駕駛座位上的韓勝利廠長無心看風景,低著頭說道:“陳大衛這個案子有點復雜!”

    “廠長,你也覺得這起事件是咱們工廠的人干的嗎?”馬經理手里握著方向盤問道。

    他心里覺得很蹊蹺,陳大衛經理在泰柯公司干了兩年都沒有事,最近一推體系審核,就被人打了,這個時間點真是太微妙了。

    “媽的,十有是工廠的人干的,這般龜孫子,在我面前一個個老老實實,背著我竟然干出這種事情來!”韓勝利嘴里狠狠地罵道。

    是的,出了這種事情,他覺得丟老臉了。

    “廠長,我猜這件事情一定是唐老鴨干的,他是做采購的,在外面認識的人多!”馬經理說道。

    真是奇怪,剛一審核采購部,陳經理就被打了!

    “馬經理,有些事情你知道就好了,不要在外面亂說,陳大衛被打這件事情,你一定要慎重處理,跟工廠的人千萬不要提陳大衛審核的事情,否則鬧出亂子來,我可饒不了你!”韓勝利大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廠長!”馬經理說道,自己的推斷韓廠長沒有反對,證明他也在懷疑是唐老鴨干的。

    呵呵呵,這個唐老鴨,平日里對人挺和善的,沒有想到這么心狠手辣,真是人不可貌相啊。

    “小馬,你等一會兒給質量部的牛盾盾牛主管打一個電話,讓他們不要亂搞,立刻停止體系文件的審核,我早就有所擔憂,這個陳大衛的步子邁得太大了,果然不出所料,才審核了兩個部門就出事住院了。”韓勝利繼續指示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廠長!”馬經理一邊開車,一邊點頭回答道。

    那一天,他們二人驅車趕回到工廠的時候,車間已經下班了。

    那天下班的時候,王十一在行政樓前遇見了倉庫主管林曉華,低聲說道:“林主管,陳大衛經理被人打了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林曉華冷冷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真沒有想到,一心為公的陳經理會被人打。”王十一嘆了一口氣道。

    林曉華聽了,立刻扭轉頭來看了他一眼,嘴里帶著一種嘲諷的口吻說道:“王十一,冤有頭債有主,人家不會平白無故地打他的,陳大衛一定是得罪人了,最近他調子很高,搞得自己跟欽差大臣似的,在別的部門面前指手畫腳,能不出事嗎?現在好了,躺在醫院了,還不知道人殘廢沒有,身子還能不能站得起來。”

    林曉華說得有一定的道理,最近陳經理借體系審核的名義,干涉到了其他部門的運作,可他那是為了工廠好啊,王十一覺得陳經理是一個好人,他被人平白無故地打了,心里感覺有點壓抑。

    韓廠長和馬經理走了之后,病房里只有他一個人,眼睛望著輸液管,他的眼淚就流了出來,出來打工十多年了,第一次被人打,而且是往死里打的那種。

    傍晚時分,他的妻子從學校里接到兒子后,一道來到了醫院。

    “爸爸,您住院了?”在幼兒園讀大班的兒子走進病房,用充滿童稚的聲音喊道,在孩子的心中,父親永遠都是大山。

    “嗯!”陳大衛一看見兒子,覺得很慚愧,他一直想在兒子面前扮演一個英雄角色,沒有想到今天自己是如此的蒼老和渺小。

    為了扮演英雄,他曾

    經自豪地跟兒子說:“爸爸干一年賺到的錢,你姨媽十年都賺不到!”

    從此,他兒子心里很自豪,爸爸就是一個大富豪。

    為了扮演英雄,回到家里,他總是會跟兒子呱啦呱啦說上一陣子洋話,顯得自己很高大上。

    為了扮演英雄,他把兒子送到了貴族學校。

    唉,今天自己算是在兒子面前把丑丟大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,您不會死吧!”兒子望著長長的輸液管說道,他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的家人躺著病房里無法動彈,幼兒園的小朋友曾經告訴過他,很多老人最后都死在了醫院里,幼小的孩子突然擔心起自己的父親會死掉了。

    兒子的話出乎他的意料,陳大衛驚訝得半天說不出一句話。

    “傻孩子,你說什么來著!”妻子大聲呵斥著孩子。

    “爸爸只是受了一點輕傷,很快就會出院,爸爸出院了,就陪你們一起去購物公園買東西!”陳大衛一聽妻子在訓斥兒子,笑了笑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爸爸,您不要騙我噢!”兒子一聽買買買,立刻就興奮了,用充滿稚氣的語言說道。

    “拉鉤!來拉鉤!”陳大衛說完,就曲著手指跟兒子拉了一鉤。

    “老陳啊,你傷得還重嗎?”妻子坐在病床上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礙事,還好我身上的肉多,要不然,肋骨都被他們打斷了。”陳大衛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說了,不要去關外上班,關外很亂的,你家都在關內,卻偏偏要跑到關外去上班,這下好了,錢沒有賺到多少,命都差點沒有了。”在妻子眼里,關外的石巖就是鄉下,她看不起鄉下。

    “是啊,當初接到兩份ffer,我怎么就選擇了關外的那家公司了呢!”陳大衛感慨道,當初都是被5g迷惑了眼睛,機頂盒將來的5g也會用得上,他就稀里糊涂地選擇了泰柯公司這家高科技企業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是不是在工作上得罪了人?”妻子輕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們做質量工作的,總得要說一些讓人家不高興的話,做一些得罪人的事的,不能一團和氣啊。”陳大衛經理突然變得嚴肅起來。

    “大衛啊,你現在還年輕,三十出頭,改行還來得及,你去做采購吧,采購都是大爺,人家供應商都會求著你辦事的!”妻子一看自己的老公做質量管理成了這副模樣,心痛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做久了質量工作,性格上改變不過來,再說,我不喜歡采購那份工作,逢場作戲我做不了,我性子很直,只適合做質量。”陳大衛低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去干人事工作,你211大學畢業的,又做過部門經理,每天都跟下面的人打交道,去做人事適合你。”在妻子心里,老公做產品質量工作就是不務正業。

    “我考慮一下吧!”見妻子一而再,再而三的勸說,陳大衛有點動搖了。

    “咱們在深圳買的那套房子,還欠著一大筆銀行借款,你的工作一定要穩定,做人事的工作輕松穩定一些,你做質量的話,有了客訴,工廠第一個開刀的就是你啊!”妻子見老公松動了,繼續勸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陳大衛說道,大學畢業十多年了,在深圳買房,又買了奧迪轎車,貸了銀行不少款,壓力很大啊。

    “你想想,出來打工十多年了,哪一次你不是在重大客訴的時候倒臺的?”妻子流著眼淚說道。

    “媽,你哭了?”

    兒子搖了搖母親的大腿問道。

    “媽是勸你爸回關內上班,去關外呆了沒有兩年,人就躺在病房里了。”女人抬起手將眼淚一擦說道。

    那個晚上,陳大衛在病床上想了很多,輾轉反側沒有睡好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韓勝利就把馬經理叫到了辦公室。

    “馬經理,陳大衛的事情,工廠里現在到處都是風言風語啊!”韓勝利眼睛盯著馬經理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廠長,那我們怎么辦啊?”馬經理問道。

    “上午就麻煩你跑一趟派出所,看看案子進展得怎么樣了。”韓勝利端著咖啡杯抿了一口咖啡說道。

    “廠長,我馬上就去!”馬經理點了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管結果怎樣,你都不要對外宣布。”韓勝利將咖啡杯輕輕地放在桌子上,強調了一下。

    看著馬經理走后,韓勝利嘆了一口氣,又搖了搖頭,突然感覺自己老了很多。

    下面看起來很平靜,其實這是最危險的!

    平日里有一點漣漪甚至波浪都沒有關系,不要出大亂子就好了。

    上午十一點鐘的時候,馬經理從派出所回來了,馬不停蹄地走進了廠長的辦公室。

    “案子有進展了嗎?”韓勝利抬起頭來問道。

    “廠長,我問過派出所了,‘老贛爹’快餐店的附近沒有監控設施,他們昨晚上也派人到附近的出租屋查過,沒有發現有紋身染發的青年。”馬經理嘆了一口氣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派出所還繼續查嗎?”韓勝利關切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他們說已經立案了,只要沒有銷案,派出所都會繼續調查的。”馬經理點了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馬經理,你是做人事的,我問你,這件事情性質很惡劣,現在外面風言風語,影響很不好,咱們怎么處理最好?”韓勝利望了一眼馬經理問題。

    “廠長,處理這樣的事情,一方面要安撫,一方面要快速給公眾一個合理的解釋,以盡快消除謠言,否則會動搖人心!”馬經理是學過一點危機管理的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安撫?”韓勝利眼神里充滿了期待。

    “韓廠長,我打算從工廠的工會會費中拿出一千塊作為慰問金,然后發動各部門經理寫賀卡,祝愿陳大衛早日康復回到工作崗位上。”馬經理用充滿煽情的語言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,不錯,是一個好主意,物質上和精神上的安撫都考慮到了,那你打算怎么給大家一個合理的解釋呢?”韓勝利問題。

    “這個就難了,只能靠編故事了!”馬經理皺著眉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故事?你說來聽聽!”韓勝利覺得這個馬經理有點意思。

    “廠長,出了這種事,我們總不能說兇手是工廠里面的人,那樣大家就人人自危了,陳大衛天天出去吃飯,我們就編一個故事,說他在外面得罪人了,人家報復他。”馬經理平日里喜歡看網文,知道的橋段還是很多的。

    “不行,除非陳大衛不再回來上班,馬經理,你這種說法站不住腳!”韓勝利搖了搖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廠長,你的意思是你已經有了一個好辦法了?”馬經理問道。

    “馬經理,這種事情一不能損壞公司的利益,二不能損壞陳大衛的聲譽,只有這樣的解釋,才是最合理的。”韓勝利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馬經理用手撓著腦袋,可是怎么也想不到一個周全的主意。

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  返回目錄(快捷鍵:回車)  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
坏小孩六肖中特网址